异核影魇

本身是个新人COC模组作者,准备开发自己的桌游来着。什么,我在这里写方舟同人不务正业?那确实,经典多线程了。

二:远古预言(下)

    远处的天边开始逐渐变亮……客房里的烛光逐渐显得不再那么明亮。客房的门响起了敲门声。

    “智光小兄弟,可还醒着?”门外响起了老者熟悉的声音。

    “老人家,可否待我洗漱一番。”智光倒也是回复的勤快,不过这一晚毕竟寄人篱下,这一夜倒是很难让他放下戒心,别提睡觉,这一夜他可是连床榻都不敢碰。

    “好啊……好啊……也合乎礼数。老朽就等上一等罢。”

    片刻之后,这位老人便把年轻人带到了这祭祀会的正中,这里倒是处庭院,雪白的沙子中搭着一座大帐篷,帐篷里倒不见祭坛等,倒是整座帐篷像一座神龛。似乎感到是智光来了,其中发出了咕咕声,似乎应当是一种鸟鸣。

    “我们的救主看来是醒了?”从另一侧的入口走来先前的那名大祭司,她向智光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到那帐篷去。

    智光稍稍迟疑,他最终还是踏着青石板过去。他来到了帐篷前,其中探出了一双水润的大眼睛,那是一只雕鸮,当然,它似乎是刚能飞的样子,不过它头上那装饰一般的羽毛倒也有几分像年轻人少见的稍稍有些上翘的眉毛。

    智光伸出手,想摸摸它,它倒是亲昵地轻咬了下智光的手掌。

    看到这番景象,大祭司确认了这人确实是预言中所言之人,她随即安排各项仪式等,准备昭告此事……

    “阁下可真是好运气啊。”那老人向智光道喜,“接下来,请随我办理完一些相关的手续吧。”

    “也是,毕竟感觉上应该挺大的个事。”

    “对了,那只雕鸮也请劳烦一起带过来。”

    “哦,好的……老先生。”智光看了看那只雕鸮,它歪了下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扑腾了下翅膀便落在了智光的肩上,它看了看智光,又开始看向四周。“还真是万物有灵啊。”

    “是啊……咱也别耽搁太久了,请阁下随我来吧。”老先生带起了路。

    随后,跟着老先生,智光才逐渐了解到这个世界的不同:相传在最初的时候,也许在刚有部落之时,曾经有过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是大地上的大巫们之间的大战,巨人族的一位大巫为了使那些相对弱小的人免受战乱的侵害,他将世界分为了两份,并且献祭自己的身躯,填补了另一个世界的草木鱼虫、日月星辰等世间万物。至于有关“盘古”的传说是否说的是这位伟人,那不得而知了。但是,两个世界之间仍然留有通道,让另一边安分的人们把不配享有和平之人放逐至此。不过讽刺的是后来这里的大地上,几位大巫想通了,通过协商,把整片大陆分成了几大块管辖区域,分别归属:东方人类、西方人类、北方人类、山林巨人、燃炎灵族、潮汐灵族、月生灵族和论外的不死一族统管。这里人类可以使用一定的“神力”,而据传这力量来源于月球。“神力”可以由施法者使用形成法术来完成施法者的目的。此外,人们都会有和自身相配的生物,人们可以不使用“神力”也能使用相应特殊的通灵技能。

    “啊,对了,考虑到阁下是从另一边世界来的,我们为您安排了个向导,并且不介意的话,”老者停了一停,“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是您的妻子。”说完,老者推开门,房间内是一位少女,虽说不上有何种倾世美貌,但也是清秀可爱。

    “……”智光犹豫了,也许一个正常人不可能犹豫并且一口答应,但是智光犹豫了。

    “阁下可还有何种顾虑,方便的话可否告知老朽?”老者察觉了一些智光的犹豫……












以下是作者的话:

    这里整个大的背景差不多讲明白了,但是吧,男主本身的血统故事后面也会说,男主的父亲其实虽然到这里看起来挺屑的,但是后面也是有一定戏份的。总之故事才刚刚开头,具体推剧情的时候还没到。不过嘛,熬过这些铺垫的估计也没啥爽文看,准确来说按照男主的状况估计没啥被欺负的点,所以相应的也没啥特别爽的点(笑哭)。毕竟整一个就是我讲述我梦境里特别有意思的故事,主要还是剧情和那个世界的世间冷暖吧。

一:远古预言(中)

    转眼间,一行人来到了公证所的一处房间,房间似乎相对豪华,也许之前和长辈相处,王智光的压力比较大,没有关心周围的环境。此时他细细回想起来,这里的房子看起来似乎都是那种看起来上了年纪的古典的中式建筑,然而内部的装修多少有些现代的味道。虽说还是古典的木桌木椅木茶坛,不过这水龙头倒是明显的西式的设计。此时他所在的房间看得出是用来迎宾之类的,但是房间这墙体、地板和天花板倒是看起来严实的很,显然它似乎还有些特别的用处。

    “所以说,这是要干什么?”男青年向带路的工作人员提问说。

    “单纯的登记信息。难道是您对这边的世界没有丝毫的了解嘛?”

    “嗯,是这样的,我只是被家人带来。这里具体的情况他可是只字未提。”

    “哈哈,这确实像杏林先生的作风。这么说吧,这边的世界,是一个异类世界,大概也许是神话时代吧,和你原来那边分离并独立出来的世界。也许你需要一点时间适应。”

    “那如果我要回去……”

    “这个您放心,随时可以,除非有特殊情况。”

    “这个特殊情况是指?”

    “嗯……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您要是碰上,根据官方的说法,那可是天大的好事。”

    “听起来总觉得不像什么好事……”

    “啊……您要等的人来了。”接待人员看向门口一位约莫80多岁的老人并向他行礼,“祭司先生。”老者的服饰十分繁复,不过被称作“祭司先生”,估计穿的如此隆重也只是那边的制服罢了。不过对于智光来说,一切过于复杂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件讨好的事。

    智光初见这位老者,不知该怎样,倒是站起身看向这位老者。

    “哦,是位年轻的……小伙子吧?”

    “是的,祭祀先生。”

    “哈哈,你就不用这么叫老朽了,老朽……不过也就是个半身入土的人罢了。”

    “您莫要这样说。”接待人员临出门回头说,“祭司会可不能没有您。”

    “哈哈,这姑娘从小就这样。嘴甜。”老者似乎是想起了从前。

    智光只得附和着笑了笑,“所以您来是……”

    “啊,差点忘了正事,瞧瞧我这记性……”说罢,老者掏出两支空白的竹简。“是这样的,你把名字写在其中一支上,另一支上会出现卜辞,我们只是希望找一个人罢了,一个特别的人。所以登记身份这事倒是交给了我们。不过放心,如果你不是我们要找的人,那很快身份证件办妥了,你就可以回去了。”

    “但愿没我啥事吧。”

    “年轻人,你可别这么说,如果我们要找的人是你,那至少我们祭司会,可不会亏待你,这可是件大好事。”

    好事不好事的,主要还是看人怎么定义,不是吗?智光这般想到。但是他表面到没什么表现,“这……说来惭愧,您估计也知道,我是从另一边的世界过来的,这毛笔字可不常写。这字可不会有多好看。”

    “这个无妨。”

    于是,智光提笔便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说来也怪,另一片竹简倒是应声如同花朵一般开裂,裂缝隐约显示出鸟类羽毛状的图案,若是细细一看,则和猫头鹰的有几分神似。

    “阁下可真当是‘妙笔生花’啊,哈哈哈哈。”

    “老人家,您这……”

    “年轻人,你这可是中了头奖啊……随我来趟祭司会吧。”

    这个突如其来的事情可是让王智光摸不着头脑,他当下只知道自己似乎摊上了更大的事……

    几小时后……

    昏黄的阳光已经迫近地平线,把那远处的云照的炽烈红火。而这金黄色的阳光铺在祭司会内的木制地板上,倒是泛着金黄的颜色……

    “大祭司……大祭司……!喜事,喜事啊!”之前那位上了年纪的老先生朝着屋内帘子深处卯足了力气,只是想喊,这也喊不出多大的声音.

    “哦?何等的喜事?”帘子里传出了成年女性的声音。

    “这片大地,……有救了。”

    霎时,帘子内毫无声响,片刻过后,才有脚步声走来。

    “所以说,这位就是……”随着帘子掀开,走出一位穿着非常庄重的女性,似乎这是这里的制服,而且这服装比老者的似乎更隆重些。

    “诚然,您看看这个。”老者双手呈上之前那片竹简。“这便是证据,这小伙子的父亲在这时才带他归来。”

    “等等,那个卜辞上说的是‘于破晓归巢’,这恐怕不妥吧?”

    “不不不,您在仔细瞧瞧,拥有这种羽毛的鸟类,可只有鸮,鸮飞来无声也正是因为这种羽毛的构造。”

    “也是,待我今夜观天象再看罢。”

    老者转向智光说:“要不这样,这里也有客房,你在此住一宿,待明日一切明晓再说,可否?”

    智光点了点头,不过,想必他也没什么选择……


    

零:远古预言(上)

    “大祭司?”

    “不,我不明白。”被称为大祭司的女性双手托着一枚羽毛,一枚猫头鹰的羽毛。

   “这……那,公布的预言……”

     “于破晓归巢之羽,将扶危墙之将倾。就这样传达下去吧。”

    “领命。”

    ……

    多年之后

    ……

    “你没唬我吧?另一个世界,逗小孩玩呢?”一名男青年向他的父亲提问。

    “我骗你干什么,我啥时候骗过你了。”那位父亲回复说。

    “你讲话总归是半真半假的,不过假的比较多。”

    “喂!麻烦给我留点面子好嘛?”

     两人在一处打趣地说着。

    “好在这里是动漫展,你让我穿这么奇怪倒是没人说。”男青年摆弄起自己的燕尾服和三角礼帽以及配套的黑色偏休闲风的礼裤。

    “过会儿见着人家可得有点礼貌。”

    “我一般情况下可是不差这些的。”

    “就怕你在家没大没小惯了。”

    “啊,伯伯好。”

    一名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哦,大哥。”那位父亲也向这个人打着招呼。

    “哦!?智光,你小伙子挺精神的嘛,衣服还穿着合身?”

    “托伯伯的福,挺舒服的,不亏是伯母的手艺。”

    “哈哈,你喜欢就好,杏林啊,吓我一跳 ,我还以为你准备回家呢。”那中年男人朝“父亲”说到。

    “怎么可能嘛,爸妈都走了,我搁那儿就跟你有关系,那里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的。我无非带小家伙见见世面罢了,他妈虽然不是很希望,不过也同意了就是。”

    “那行吧,我们走。”

    说着,三人走进了一部工作人员的电梯。那位“伯伯”打开了电梯的面板,按下了其中最下方的按钮。电梯内壁的镜子映着男青年的脸,似乎是过度劳累留下的黑眼圈似乎被银边的圆框眼镜圈住并额外标记了出来,显得格外明显。

    “四年没见,我很好奇,小伙子你怎么吧辫子留起来的?”

    “大学的专业呗,您也知道,我的专业可是动不动就要熬夜的,要是不留长头发,斑秃可是很容易被发现的。”

    “这倒也是。要到那里了,准备一下。”

    “地下车库嘛?”男青年表示疑惑。

    那位“伯父”向父亲递了个眼神,而“父亲”摇了摇头。

    “真是坏心眼呢。”那位“伯父”摇了摇头。

    男青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喂!老爹!你又整我是吧!?摄像头在哪里?老实交……”

    男青年还没说完,电梯发生了明显的震动。

    “故意整的电梯事故吧!?”

    “不是哦。单纯的正常现象。”

    时间在过了些,电梯门再一次打开,男青年背靠电梯墙躲在后面,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更为奇怪的世界:四周高楼大厦耸立,但是建筑的材质和老式的小区相似,甚至更多的是外墙的脚手架仍然在那里,人们坐着各种奇怪的载具在楼间的空隙来来往往,甚至有人坐着会飞的轮椅在其间移动。这离谱的情况使男青年丝毫不敢跨出电梯一部。

    “赶紧走啦,别婆婆妈妈的啦。”

    “哦,哦……”男青年还是慢慢地挪出了电梯。

    “怎么说,先去公证所还是……”

    “公证所吧。”

    一行人前往了一座大楼。

    “哦,杏林医生是要回来了吗?”前台向那位“父亲”提问。

    “不是,主要是财产问题,我是不会回来的,主要是要把我在这里的东西交接给我的混球小子,然后彻底跟这里断绝关系罢了。”

    “好的呢,麻烦您等一下。”前台的业务员操作起了一块水晶屏幕,“三号窗口。”

    “好的,多谢。”

    ……

    几十分钟后……

    “好的,王智光先生,这里现在是您名下的房产了。”公证所的人向男青年说,“还有,在您能够入住之前还需要完成登记注册的手续,还请您跟我来。”

    智光点了点头,回头一看,却不见父亲的人影,马上就意识到,自己,似乎又被父亲坑了。











接下去是作者的话:

    emmmmm,这个单纯是自己突然想写就写的,估计不会弃坑。然后方舟的同人鸽了很久很久,一方面是大作业,第二个是确确实实没什么人看,没什么特别的动力什么的,估计还要再等会儿日子,还要再多鸽几( )(随便填啥时间单位吧)。不过嘛,我就一写跑团模组的,鸽小说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嘛(



好兄弟们!好消息好消息!粉毛落地要落地了!Ohhhhhhhhh!(某大叔发出庆贺如上(文字),以及证据(图))。

第十七章:菲林大战(戌时)

距离离开谢拉格已经过去了10天   缠梦古堡    三层

20:36

        渐渐地,众人的眼睛已经适应了昏暗的烛光,影魇为了保证撤退道路的安全性,也开始安排干员驻守前两层,另一方面罗德岛本舰也逐渐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开始大量派出干员驻守缠梦古堡外,随时等候差遣。

影魇:不对。

凯尔希:怎么了?

影魇:我觉得有人盯着我,或者看着我。

凯尔希:你多虑了吧。

影魇:总之小心永远没错。

影魇:话说我一直很好奇。

艾雅法拉:前辈,您好奇什么?

影魇:话说这城堡里,怎么全是些个大门。

艾雅法拉:也是,我记得莱塔尼亚好像也没这种习俗,也许是剧院的建筑风格要求?

影魇:嗯,总之,敲敲门看看有没有人应门吧。

影魇:*敲门*

门的那边:谁啊?

影魇:啧。

影魇:*从口袋里摸出5枚源石锭,从微开的门缝递进去*

门的那边:*塞出一张高级人事调度券*

门:*吱呀*

影魇:嗐……

凯尔希:炎国的老话教得好啊。

影魇:嗯?哪句?

凯尔希:“有钱能使”的那句。

影魇:你可少说两句吧,咱在人家屋檐下呢。

凯尔希:……

影魇:*看看召唤券,想了想并且使用了*

山:干员山,报到。

影魇:这倒是好,接下去的压力能小点。

山:多谢博士的信任。

凯尔希:你要他来协助作战我是没什么意见,但是考虑到泛用性,这明显不是最优解。

影魇:是这样的,但是准确来说,我更喜欢山的分寸感,社交方面两人的社交距离不会太近,又不至于过于疏远;而战斗与否也可以清晰的判断出来。

凯尔希:也是,毕竟不知道还要再在这破地方呆多久。

影魇:另一方面,我感觉,也许你们配合起来会不错?

山:哦?

影魇:我没记错,凯尔希医生也蹲过号子来着,也许你们能配合的更好?

凯尔希:还好意思说我,在哥伦比亚蹲过号子的只有你们俩吧。

影魇:啧,也是……

        一行人的气氛活跃了不少,一路来到了关底……

        歌剧的音乐声再度响起,“哇哦,哦,哦。我们的客人真是识货的老板,一眼就看中了我们最棒的戏剧之一,《雪华与霜牡》!哦,看呐,他们纯洁而优雅冻人的身姿。好吧,这笑话确实有够‘冷’的。希望你们能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影魇:你是谁?

凯尔希:别分心!他们攻过来了。

影魇:嘶……!各位麻烦加紧防御!

众干员:得令!

        一众干员是按部就班,杀的那叫一个火光冲天,呃,等等……“寒”光冲天。那冰源石虫和破冰者,以及两位所谓的“演员”配合得亲密无间,奈何这罗德岛的干员也不是吃素的,这山是抡圆了拳头甩手就上,艾雅法拉的火山也是威力十足,刷剑的是刀光逼人,这耍M3的是……凯尔希(没词了(滑稽),最后的最后,这霜牡是应声倒下,这雪华来到了影魇面前要和影魇一分高下,奈何影魇是技高一筹,虽然被冻着一下,但也是一骑枪终结了雪华罪恶的一生。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高处的某人离开了那个地方,并随即飘落了一张协议。

影魇:*犹豫了许久,使用了协议*

银灰:*看到周围人数众多*

银灰:别来无恙啊,我的盟友。

影魇:行了,别贫嘴了,我们还得继续走呢。

影魇:*注意到了什么*

影魇:一杆长戟?也许我还是拿这个古堡模型好点,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以下是作者的话:

        原来准备更新到《将进酒》的,结果还是来不及,麻了。不过嘛,OC了两个干员,甚至有一个“岁”势力的干员,回头等是时候了会放出来的。不过嘛,眼下被大作业gank了,估计得等开学了把别的活整一下。然后这个OC干员的话可能跟大家见面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毕竟要买数位板,还要学画画,反正我新年计划就是要在明年前把这个整完,然后看看有没有可能让角看到啥的,如果运气好一点个人也想试试看毕业之后能不能到角那里去上班什么的。

        另外的话,个人准备开学再整个方舟系列的吐槽向的唠嗑视频,主要不是喷,而是唠嗑和大家乐呵乐呵,文案的话有个头了,嗯,先这样吧。

十六章:菲林大战(黑夜)

距离离开谢拉格已经过去了10天   缠梦古堡    二层

19:32

        稍作休息,烛火渐明……星星点点的烛火将二层的城堡照的只够看个大概。这时,寒风从窗外吹入,使得烛光摇曳,这风倒是让一行人明白自己不至于窒息,但是这冰冷的风带来的新鲜空气也警醒了这一些人,这蜡烛的香气未必是什么好东西。前路,依然不明朗……

影魇:嗯,……

艾雅法拉:怎么了吗,前辈?

影魇:艾雅法拉,你们莱塔尼亚人有没有用蜡烛作为法术媒介什么的说法?

艾雅法拉:这我不怎么清楚,您也知道。

影魇:啊,……抱歉。

艾雅法拉:嗯,没事。但是这座城堡有法术的痕迹。

影魇:啧,只能说小心行事。

玫兰莎:我来警戒。

影魇:嗯,麻烦了。

预备狙击干员:老爷,你看那里。

影魇:嗯?房间?总之各位都小心些吧……

        又是一阵音乐,一场麻烦的战斗,一些战利品。不断地重复,不断地变换,一切都在冲击着影魇几近崩溃的神经。好在最后一场打完,他得到了一份文件。

影魇:这是?能够调用医疗干员的凭证?

影魇:*在终端上使用*

凯尔希:嘶……怎么把我叫过来了?

影魇:情况比我预想的麻烦太多了。你看看。

凯尔希:嗯?这地方?啧,……

影魇:怎么?你有印象?

凯尔希:以前好像有人跟我提过。

影魇:但说无妨。

凯尔希:“如梦似幻的城堡”,一个人人都想去,但是人人都最好不要去的地方。

影魇:艾雅法拉干员在这里找到了法术的痕迹。

凯尔希:那就更加印证了我的猜测。不过你也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影魇:你就别在这种时候找我开心了。走一步看一步可不是什么好事。

        就在两人交谈间……

预备狙击干员:老爷!

影魇:怎么了!?罗恩!

预备狙击干员:老爷,您看!这是什么?

影魇:嗯?腕甲吗?

影魇:*摆弄*

        那物品弹出一枚刀片。

影魇:啊!啊哈哈,原来是它。

凯尔希:啊……好怀念啊……

影魇:不过那家伙现在可不在这里。

凯尔希:你还是省省吧,她要是来了,我头得大死。

影魇:你们俩一路打打闹闹多少有点生气,不也挺好嘛。

凯尔希:你省一把吧,我可没多出来的这点力气。

预备狙击干员:不过嘛,老爷就是老爷,和谁关系都能很好。

影魇:那其实倒也不至于啦。

艾雅法拉:前辈!往上面一楼的楼梯!

影魇:啊……对了,我们来还是有正事的。

凯尔希:确实,我们走吧。

        一众人朝着古堡更高处进发……

第十五章:菲林大战(入夜)

距离离开谢拉格已经过去了10天  缠梦古堡    一层

下午17:03

        古堡内烟雾缭绕,一切仿佛是幻觉,又抑或是真实?在朦胧的雾气下几人看见了一个小屋……

影魇:什么玩意?

艾雅法拉:不知道呢,不过感觉我的法术被抑制了一部分。

影魇:不是什么好兆头。

古米:这个好像我在乌萨斯见过,是猎人或者驯兽师住的小屋。

影魇:好吧,那我们去问问?

预备狙击干员:小心,我觉得有问题。

影魇:有问题也得上啊,我去了。

影魇:*敲门*

影魇:老乡!讨口水喝喝呗!

        门里面并没有什么回应……

影魇:里面有人吗?

        门里依然没有声响。

影魇:我可进来了啊……多有冒犯。

影魇:*推门进入*

一众干员:*跟上*

        “今晚要上演的是……一幕惊心动魄的……历险。”随着话语声落,歌剧一般的音乐从四处涌来,伴随着音乐的,还有各种之前在世界各地碰上过的怪物。

影魇:啧,落入圈套了……

众干员:交给我们吧。

影魇:多谢各位。

        霎时间,此处,哀嚎声、怒骂声、金铁碰撞之声,此起彼伏,片刻之后,只有灯光变暗,似乎暗示着胜利和片刻的宁静。

影魇:消停了……

艾雅法拉:是的。

影魇:我在小屋里找到了这些。

古米:这是什么?列巴?

影魇:大概是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它会在这里。

艾雅法拉:也许我们要再多向前走走……

影魇:等等,这份文件……

影魇:也许我可以用它调用干员?

影魇:*使用随行终端和文件*

玫兰莎:干员玫兰莎前来报到。

影魇:很好。也许是傀影,他把这种东西在这里复制出来,不过不用着急下定论。

玫兰莎:看来事情确实比大家想的要复杂……

影魇:不过在这里说风凉话也没用,我们需要更多的证据,和更多的力量。

影魇:我们走吧……

        时间来到了晚上的19:24分,一行人作别了刚刚和他们讨价还价的坎诺特,来到了古堡的二楼。

        虽然这漫长的寻人之旅才有了个开头,但是之前的战斗着实对这一队人马的体力、智力都是一定的消耗。在此,影魇还是决定在二楼这个化妆间一样的地方,和大家好好休息一下,回复一下状态,方便搞定后续的挑战。


第十四章:菲林大战(黄昏)

距离离开谢拉格已经过去了10天 维多利亚某处 罗德岛陆行舰

影魇:啊,麻烦你了。

术士预备干员:这是我该做的。

影魇:十分感谢。

白金:所以说傀影干员找到了?

影魇:嗯,是的。

影魇:啧,凯尔希又找我什么事……我先去一趟。

白金:啊,好的。


稍后…… 

凯尔希办公室

影魇:这怎么可能?!

凯尔希:昨天他就到了。当他提出想要作为干员加入罗德岛时,你可以想象人事部当时的困惑。这件事不得不……


……

(此处省略大段剧情)

……


银灰:不过下一次见到我时,你应当感到高兴。

影魇:哈,但愿吧。不过我手头还有点事,要马上动身,啧,……时间来不及了。

影魇:*切换全舰广播*

影魇:干员们,家人们,据可靠消息,我们已经找到了傀影干员的下落,需要人手随我前往营救。有意前往的诸位,麻烦到登陆舱的0号载具前集合,时间紧迫!

银灰:那要不先算我一个?

影魇:不了,如果你想去的话也先到0号载具前集合。

银灰:加百列教授,……

影魇: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但是在这里,不要这么叫我。

银灰:……


稍后

影魇:这样吧,艾雅法拉,古米,你们俩先上来……

众人:*吵吵闹闹*

干员A:博士把她们俩戴上了估计不缺人手了。

干员B:我估计也是,咱也不是手上没事,回去了。

干员C:嗯,回去了,回去了。

影魇:可以了,这样吧,白金干员,你把大家疏散走吧。

        一众人陆陆续续离开了……在场上还遗留着一个预备的狙击干员。

影魇:嗯?那里那位?你也希望来吗?

预备狙击干员:如果可以的话,那太好了,老爷!

影魇:等等,你是……

预备狙击干员:啊,当初是我没有报上姓名,叫我罗恩就行。

影魇:啊,我有些想起来了。我们那时在卡西米尔 那里 见过对吧?

预备狙击干员:啊,是的,您还记得。

影魇:不错,不错,你正合适,来吧。

影魇:我们走吧,弗里尔,去以前高卢的地方,坐标已经在终端上了。

驾驶员:好嘞!各位!坐稳了。


几小时后……


影魇:这古堡啥时候在这儿的?

弗里尔:我是不知道,反正坐标就是这里。

影魇:上次还是跟着卡兹戴尔人过来转过一圈来着。

艾雅法拉:博士……据我所知,您应该没来过这里。

影魇:估计上次来的时候,还是上次。反正这古堡放在炎国该叫做什么来着?违章建筑,啊,是了,违章建筑。

古米:所以说我们要进去看看?

预备狙击干员:要不我先探探路吧?我视力好。

影魇:不,我们先进门,在门口扎个营什么的吧,一来能遮风挡雨,二来有情况能撤,弗里尔把载具停门口就行。

艾雅法拉:确实,这样比较稳健。

古米:我赞成。

预备狙击干员:我没意见。

弗里尔:要不我把“静音小队”给你指挥吧?

影魇:可露希尔的玩意?算了吧,虽然有回传数据并且能提供一定火力是个好事,但是我估计里面的场面会不太……

弗里尔:不太什么?

影魇:不太……体面……,你懂的。

弗里尔:啊,我明白了,那我只能祝您一切顺利了,带好您的装备。

影魇:嗯,好。

        弗里尔从货舱里取出那一柄骑枪。

影魇:哈哈,哈哈,高卢曾以骑马的第二炮兵著称。骑枪,哈哈哈,有意思。我们走……



作者的话:

终于更新到肉鸽哩,好耶!回头写完过年的部分就放会儿羊,鸽个几天。(


第十三章:回报?

距离离开谢拉格过了9天   维多利亚某处  荒原

上午10点

卡尔:我一直以为你们只是个传说。我更想不到的是,你们居然和恩希欧迪斯走在了一起。

影魇:人生总是很奇妙的。

卡尔:……哈哈,是啊,人生总是很奇妙。别的不说,我愿意相信你,博士。所以,要是等一会儿我出了什么事……凯特还有我这帮弟兄就麻烦你照顾了。

影魇O.S.:放心吧,不会出什么事的。

影魇:……

片刻后……

卡尔:恩希欧迪斯?怎么是你?!


……

(以下省略大段剧情)

……


恩希欧迪斯:……博士。

影魇:你应该感谢我。

恩希欧迪斯:确实。


……

……


恩希欧迪斯:给我一些时间,博士,我会给你一份满意的回报。

白金(通讯器):学到了,很有意思。

影魇:*小声*

影魇:回去再说。


维多利亚某处    博士办公室

白金:欢迎回来。

影魇:嗯,眼神很有意思。

白金:那当然,这可是场好戏啊。

影魇:呵,什么好戏?

白金:今天的事,难道不是吗?

影魇:不不不,你似乎学到了什么,又忘记了什么,也许你该想想,又该回头看看,现在的你,和竞技骑士的你又有什么差别,这需要些时间思考的,不必着急。就算看不出来什么,我也会告诉你我的参考意见的。毕竟,……。

白金:毕竟什么?

影魇: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白金:嗯?少见的正经。

影魇:不唠嗑了,我还得跟那只山猫打报告去呢。

白金:噗嗤。


稍后……


影魇:搞定了,暂时要歇息了。

白金:啊,加百列,你回来了。

影魇:嗯,怎么样?想通了?

白金:没有,不过好不容易有空,睡了一觉。

影魇:睡一觉对紧绷的神经是极好的。

白金:你可没资格这么说我。

影魇:哈哈哈,确实。那你梦到什么了?

白金:过问女孩子的梦境可不是什么绅士该做的?

影魇:确实,不过,一个有趣的梦总会教会你些什么。这,可不能随着梦消失而遗忘啊。

白金:唔嗯……反正,总有一天,我会回去,用我的箭把那座高塔射穿。

影魇:不惜一切代价?

白金:不惜一切代价。

影魇:够疯的,我喜欢。

白金:我还以为疯是个贬义词。

影魇:不不不,“疯”不过是一种镇痛剂罢了。嗯,再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下去,可不是事。

白金:那……我们开始?

影魇:再好不过。

白金:你之前说的我想不明白。

影魇:你其实比竞技骑士好在多长了点脑子,是好事。但是脑子一旦发达了,权力一旦多了,多多少少还是会傲慢些。自从什么时候开始,任何一个人的生命对于你来说,只是一支箭的时候,你的人性就流失到了一个严重的地步。

白金:不过你不也是……

影魇:这正式我要说的,即使我跟你的表达的战场如同棋盘一般。但是我没说,这些“棋子”不值得尊重。

白金:啊……

影魇:是的,他们值得尊重,或许他们被人利用,或许他们穷困潦倒,或许他们甚至十恶不赦。我相信人性本无善恶之分,人之所以有不同,部分是后来生活环境的影响,而另一部分是他们在环境里自发做出的选择。人,需要为他们的选择付出代价,甚至可能也需要我们来把他们的后果带给他们,但是我们可以选择以何种方式完成这个过程。

影魇:于我而言,有些自愿放任自身的人性流失殆尽的,那大可不必将他当作人,我尊重的是他的选择;有些生物,即使是钳兽,甚至源石虫,若它们能够以践行它们自身足够崇高的意志,那它们也值得我的尊重。

白金:我明白了,您的谋略和战术并不是逼迫他人做出选择,本质上是对某一选择通过类似赌博的方式加注罢了。

影魇:是的,我并没有逼迫他们做出选择,我的加注无非只是合理地去调整盈亏的配比罢了,任何理想坚定的对手其实是不会改变他们的选择的,如同往昔的我罢了。

白金:受教了。

影魇:你能学到些什么就好。此外,不必对我使用敬称,我不过也只是一颗普通的“棋子”罢了。

白金:明白了。

影魇:嗯……,聊点轻松的话题吧。之前有空还去商店弯了一下,有些时候我真的是不懂你们。

白金O.S.:这风格的切换……习惯了。

白金:*欲摊手又止*

白金:怎么了?

影魇:你看看,这干啥的,我搞不明白。

影魇:*递出一个物件*

白金:这不是唇彩吗?难道说你想……?

影魇:唇彩?

白金:嘛,你这钢筋。唇彩就是跟口红差不多的东西啦。

影魇:哦,那为什么这么贵啊?

白金:*打开*

白金:颜色好看嘛,你自己看看。

        白色中还带着什么闪闪发亮。

影魇:嗯……反正我不明白,我原来只是单纯的好奇。嘛,反正感觉你挺喜欢的,要不送你吧。

白金:那我就谢谢你了,免得好东西被你糟践,有空的话每天还你一点。

影魇:别了吧,我一大老爷们每天涂这玩意像什么话。

白金:*摊手*

白金:果然……估计钢筋都不够了,坐标轴,纯纯的坐标轴!

影魇:???

第十二章:闹剧

距离离开谢拉格5天    维多利亚某处  原野

下午2点

恩希欧迪斯:在面对卡尔时,我表现得有些进退失据吗?

影魇:你和往常一样。

恩希欧迪斯:也就是说,我往常的表现在他面前并不管用。

影魇:……(刚要说什么)

恩希欧迪斯:……嗯?那是……卡尔?

影魇:*一语不发*

恩希欧迪斯:他一个人要去……那是城区的方向?

影魇:……跟上。

恩希欧迪斯:……

        两人有种说不上的默契,……

        两道黑色的身影在维多利亚的屋顶上穿梭,两人既保证了对于跟踪目标的隐匿,又有意识地互相留好了隐藏的位置。两人虽是生意上的伙伴,但是两人之间的合作不亚于两个合作了有些年份的佣兵……

        而后,两人便又在合适的地方下了楼,观察这那被称作“卡尔”的男子的一举一动。而稍后……

影魇:我们需要一套简易防护套装备用。

预备术士干员:我这就安排。

恩希欧迪斯O.S.:这无疑绝对是加百列教授,毫无疑问。但是为什么他……等等,不对,他不可能完全察觉不到,也许……

影魇:意外吗?

恩希欧迪斯:有一些。不,我承认,我相当意外。



……(以下省略大段剧情)



恩希欧迪斯:我承认,博士,哪怕在你插手谢拉格的事情时我都没有像现在一样感到棘手。你再提醒我,让我回答那个我(在一年前)一直回避的问题。

恩希欧迪斯:博士,我再问你一遍,这个问题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影魇:我会慎重挑选每一个合作伙伴。

恩希欧迪斯:……那么,恐怕我也应该给出我的答案了。

影魇:罗德岛 会坚持 罗德岛 的做法。

恩希欧迪斯:正如 我 也有 我 的做法。

影魇:我只有一个问题,恩希欧迪斯。你用什么,换他的命?

恩希欧迪斯:*沉默,并转身离开*

影魇:我们走吧。

预备近卫干员:明白。



稍后



维多利亚某处    罗德岛陆行舰  博士办公室

影魇:你都看见了?

白金:是的。

影魇:怎么说?有什么想法?

白金:嗯……确定要问我这个局外人吗?

影魇:单纯地问问罢了,毕竟你对维多利亚的民风不熟。

白金:没什么想法,你也知道,我之前还只是一台接受命令然后搞定事情的机器而已,……

影魇:那你可以从现在学起。

影魇:首先,恩希欧迪斯倾向找到一个他绝对有利的结果,这毋庸置疑。

白金:*认真地听*

影魇:那接下去呢?现阶段,他的喀兰贸易还出于发展阶段,由于之前阶段的管理人员失误,多少对公司的口碑有一定影响,虽然影响微乎其微。

影魇:而这虽说导致的极少人员流失甚至流失员工忠诚度不高,但是考虑到这一点,不难推断这些离开的员工有可能倒打一耙。

影魇:此外他公司本身就愿意雇佣感染者员工,不难推测整件事情的结果。

白金:您是说,他会雇佣那些感染者?

影魇:对,但是凭你聪明的小脑瓜子应该能想到更多。

白金:唔……,比如说他公司的长远利益?

影魇:嗯,你说说看。

白金:一来是这样可以完成卡尔的愿望,搞定卡尔,把卡尔变成他的暗棋。二是发展他公司的劳动力,扩大他公司的产能,助力发展。

影魇:嗯,还差一点。

白金:嗯?

影魇:任何棋手都尽量不会给未来的自己找麻烦。卡尔本就和他的父亲不和,不论他帮谁,都可以相对其中一方的视角不留任何错误。说得通俗些,就是让一方把能怪罪他的错误全推给矛盾的另一方。

白金:所以我们从卡西米尔逃出来的时候,您还回头谢谢商业联盟的招待!

影魇:有点悟性。

影魇:所以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白金:这我还不太明白,我们当前能做的只可能是三种情况:一:帮助恩希欧迪斯。二:帮助瓦尔顿子爵。三:什么都不做。

影魇:分析的不错,但是欠缺些火候。

影魇:我们能做的只有帮助恩希欧迪斯。

白金:为什么?

影魇:很简单,瓦尔顿的势力范围是死的,但是喀兰贸易的未必,因为他们还在发展。第二,虽然说帮助瓦尔顿可以让我们下一阶段在维多利亚的行动变得方便,比如说:有一定的行动据点,有稳定的资源供给,但是一旦维多利亚的事情解决完呢?第三,恩希欧迪斯帮助卡尔,说明他至少有念旧情的成分,至少从我和他的接触可以得出这个结论,那么只要我们帮助他,他招募卡尔的势力无异于帮助我们扩张我们的势力。

白金:那……我现在就去起草相关文件。

影魇:不必,我晚些亲自带人去找卡尔,跟他去说该说的话,你只要让诺希斯、魏斯、恩希亚他们几个知道我的动向就行了。不必和恩希欧迪斯把话说明。

白金:明白。





以下是作者的话:

这回有一大段抄原本的剧情,我坦白。但是,各位请不要马上说:“自裁罢,请。”。准确来说,这里的剧情个人其实在尽量完全保证原汁原味的前提下调过,明线的话在舟游里各位可以自己玩到(玩不到的话要么是没抽到银灰,要么就是抽到没练或者没刷信赖)。暗线的话可能不明显,就是银灰对于影魇身份的揣测,在这里其实已经差不多猜出来了。嘛,然后免得各位说我搬原文水字数,我把原来准备写在下一期的已经写到这一期了,如果看的开心的话,求个顶,拜托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