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核影魇

本身是个新人COC模组作者,准备开发自己的桌游来着。什么,我在这里写方舟同人不务正业?那确实,经典多线程了。

第十一章:他乡

距离离开谢拉格3天    维多利亚某处    罗德岛陆行舰  博士办公室

上午9点

影魇:早上好,维多利亚。

影魇:*啜饮一口柠檬红茶,并看看落地窗外阴云密布的天空*

影魇:这我太熟悉了。

凯尔希:*进门*

白金:*欲言又止*

凯尔希:刚回来这里,还熟悉吗?

影魇:熟悉而又陌生,维多利亚是永远那样的。

凯尔希:确实。

影魇:不过我估计,你还是准备呛我两句,毕竟之前在这地方我可是吃饱了苦头。

凯尔希:既然你知道了,那就算了。

影魇:呵,无趣。那么说吧,找我什么事。

凯尔希:原本预定今天体检的傀影干员没来,你拍他执行任务去了?

影魇:嗯?你知道我的,虽然我喜欢使唤他,但是碰到呵体检有关我肯定不会这么干。搞不好他有自己的事要做,我回头派点人调查一下,有准信我通知你一声。

凯尔希:算了吧,我回头直接叫可露希尔帮忙找找。

影魇:那成,挺好的,有消息跟我讲一声。

凯尔希:知道了。我走了。

影魇:嗯。

        *自动门关上*

影魇:唉,刚回来不久就是事情……

白金:怎么说,要我帮你什么吗?

影魇:别的暂且不用,把接下去的日程和卢西恩的个人资料帮我整理出来就行。

白金:行~

影魇:嗯?感觉你还挺高兴的嘛。

白金:感觉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虽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总比处理那些琐事好啊。

影魇:这倒也是,自打离开卡西米尔之后,你也没什么机会用用你那张弓了呢,确定没问题吗?

白金:比起担心我的弓,你还是多多注意一下你的身体吧,我的弓可比你的身子结实多了。

影魇:准确来说,我说的是“弓术”,我,好久没亲自和别人干过架了,上次卡西米尔跟托兰干练练,好家伙,三天没缓过来。

白金:那是你很久没锻炼过了吧。

白金:嗯?稍过些天您和恩希欧迪斯有场会面?他不是在谢拉格吗?

影魇:嗯?嘛,估计是他正好在维多利亚也有点事?不过算了,我过会儿出去,你也跟上看看吧,免得出差错,你不必露面。

白金:嗯,好的。

白金:顺便说一句……

影魇:什么?

白金:你刚刚收拾好个人卫生的那句话,真不该从你嘴里出来。

影魇:那这像是……?

白金:那个大嘴莫布,他会这么说:

白金:*开始装腔作势*

白金:早上好,卡西米尔!昨天晚上的骑士竞技奖池已经来到了满打满算的30万!

影魇:噗嗤,别说,你学得还真挺像的。

白金:*开心地微笑*

影魇:不过嘛,维多利亚很多老爷也喜欢很有官腔地说这种话,你倒是别笑场了就是。

白金:那到不至于。

第十章:雨雪不止

距离恩雅发表大演说过去1天

下午3点  谢拉格 恩希欧迪斯的办公室

        此时,气氛变得微妙了起来……

恩希欧迪斯:嗯,……这么说吧,您和我一个认识的人很像。

影魇:此话怎讲?

恩希欧迪斯:他是我在维多利亚认识的一个人。

恩希欧迪斯:他……是个相当有胆识的聪明人。

影魇:哦?有意思。

恩希欧迪斯:不过后来因为,某些原因,他不得不离开维多利亚。

恩希欧迪斯:我说的不错吧?加百列教授?

影魇:嗯?莫非您把我认成他了是吗?

恩希欧迪斯:啊,如果认错的话还是多有冒犯。

影魇:无妨。

恩希欧迪斯:啊,对了,如果下午茶再不吃可要凉了。

影魇:啊……抱歉,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嗯……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能带着这杯茶走吗?

恩希欧迪斯:当然不介意,请便。

影魇:那在下可就先告辞了。

恩希欧迪斯:慢走,不送。

*片刻过后*

恩希欧迪斯:哈哈哈……魏斯,有空吗?

信使:请吩咐。

恩希欧迪斯:没什么,不如一起来吃些饼干?

信使:嗯……?心情这么好吗?

恩希欧迪斯:当然,搞不好那可能真的是他。

信使:您是说?那位博士真的是……?

恩希欧迪斯:哈哈哈,那如果是他,那可真的是,只有我去成为他盟友了,不过,他值这个价。

信使:嗯,不过从我得到的消息来看,这位“博士”可是失忆了。

恩希欧迪斯:只要他还是他,那就无所谓。

信使:嘛,反正我回去之后要尽量调查清楚?

恩希欧迪斯:嗯。不过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这么在意他?

信使:我不该问的,自然不会问。

恩希欧迪斯:嗯,不错,但是我今天心情好,晚些跟你讲讲这些事倒也无妨。

信使:您愿意说,我听便是。

        时间过去了一会儿,影魇也和众干员会和,随后和一众人回到了移动基地,……

信使:啊,对了,博士,老爷他今晚还找我有些事。

影魇:那成,你先去忙吧,反正你的行动记录也录完了。

信使:好嘞,那我去了。

影魇:啊,对了,还有件事。

信使:*稍稍有些吃惊*

影魇:记得别熬夜,这样对身体不太好。

信使:谢博士关心了。

影魇:*点头,和信使作别*

        信使回到了干员宿舍,博士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信使:*打开通讯器*

信使:抱歉,老爷,我必须要去做行动记录。

恩希欧迪斯:无妨。


与此同时……


影魇:这一天,好累呀……

白金:怎么了?

影魇:被问到过去了……

白金:你不是失忆了吗?

影魇:准确来说,部分失忆。

白金:那你也可以搪塞过去啊?

影魇:不不不,主要不在于我,而是在于别人,别人记得我做了什么。而这可能会让麻烦来找上我。

白金:那,介意我知道吗?

影魇:这倒不介意。怎么想让我给你说说?

白金:就当是听听睡前故事了?


两边不约而同地讲起了同一个故事……

影魇:那是一个维多利亚阴天的下午,大概是有人买凶吧,我在外出采集数据,被人射了一箭,当时我就意识到了这是一支由活性源石制成的箭支,他我没有耽搁任何时间,立刻把这支箭拔了出来。大概是有人故意想弄我还留了一张照片,并且公布在了学校里。然后嘛,我就主动辞职了,后来发现如此短暂的接触还不至于造成感染,即使这种主动的离职反而可能直接让他(我)坐实感染者的身份。

信使&白金:那后来呢?

恩希欧迪斯&影魇:后来?后来就是很常规的复仇故事。

恩希欧迪斯:他虽然离校了,但是敬爱他的学生还是不断地写信要求校方回聘他。最后,他回到了学校。

影魇:不过在此之前,我已经搞明白是哪几个家伙下的黑手了。而巧的是这些人表示欢迎我回来,但是必须经过他们核验能力。不过嘛,是个人都知道他们无非就是想把我除掉罢了。

恩希欧迪斯:所以他也就将计就计,这个可敬的炎国人撑下了整场车轮战,把那些丑恶的嘴脸打得鼻青脸肿。那些家伙几乎没几个活下来,而根据维多利亚的律法,那些家伙下了死手,那加百列教授的行为就属于正当防卫了。

影魇:不过考虑到那些家伙背后估计还有别的人撑腰,我也就溜了。

白金:那您不是以战术著称的吗?

影魇:哈哈哈,准确来说,只要保证强度够,每一次都完全胜利的战无不胜也是一种合理的战术。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作者的话:

这会儿已经玩到将进酒了,谢谢RUA牛,岁相不用进被窝了。


第九章:残风犹存

距离恩雅发表大演说过去1天

下午2点50  谢拉格

恩希欧迪斯:上把还是和棋,难道说今天是要再来一把?

影魇:不不不,只是少有的喝下午茶,而已。

恩希欧迪斯:嗯,确实,这个点在大量脑力劳动过后吃个下午茶确实不错。有劳了……

影魇:准确来说,麻烦的还是你,毕竟之前在谢拉格一点部署人员也没有。

恩希欧迪斯:哈哈哈……也是,那,就在这里安排?

影魇:挺好的,就在上次下棋的桌上安排。

恩希欧迪斯:再好不过了。魏斯,麻烦一下……

信使:啊,好的,我这就去准备。

恩希欧迪斯:其实如果真的是来吃下午茶的话,也不必这么跑一趟吧。

影魇:确实,还是有几件事。不过也不是什么特别要动脑子的事。

恩希欧迪斯:哦?是……

影魇:准确来说,我手头事情也不少,一方面是你妹妹的问题,一个是诺希斯的事。准确来说,我姑且是来通知一下的,当然有意见什么的可以直接和我反映。

恩希欧迪斯:那再好不过了。那我们就在吃上之前先开始?

影魇:当然。

影魇:*在口袋里掏出终端*

影魇:先挑简单的说吧,就是接下去,您妹妹的病情我着实无法亲自跟进了。

恩希欧迪斯:*揉揉太阳穴*

影魇:准确来说,是直接交给医疗部负责了,然后合作那么久了,你也知道医疗部是什么水平。

恩希欧迪斯:*叹气*

恩希欧迪斯:其实绕开那种维多利亚式的官方说辞,就是您目前有事,暂时管不了,但是正常的治疗什么的还是照常进行,对吗?

影魇:嗯哼,是这样的。

恩希欧迪斯:那……诺希斯他……

影魇:啊……这么说,准确来说,我希望他可以一直呆在我这里。

恩希欧迪斯:嗯?此话怎讲?

影魇:准确来说,诺希斯这么好的人才,您确定要拱手让给我?

恩希欧迪斯:这是他自己的意愿,如果您是担心企业间谍的话,我倒是可以以我个人的名义担保绝无此事。

影魇:那就好,因为,我估计角峰干员和信使干员会见不着他。

恩希欧迪斯:实验室禁止出入,我明白的。

影魇:啊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我很看好他,但是有一点我和他存在一定的分歧,所以,我可能和他共同完成这个社会科学方面的实验。

恩希欧迪斯:您是指?

影魇:按照你爱听的说法就是,我大概率不会让他呆实验室。从我的观点来看,实践出真知,……

恩希欧迪斯:我明白,接下去他的日程会以“实地考察”为主,对吧?

影魇:对的,当然,就是你理解的那种。

恩希欧迪斯:那……你的担忧是?

影魇:作为友人的话,你对他的了解可比我深太多了,不是吗?总之我希望确定他有没有什么特别不愿意去做的事,而我也要尽力规避这些。

影魇:*吸了口气*

影魇:你也知道,外面的情况往往比我们以为的复杂太多。

恩希欧迪斯:也对……

恩希欧迪斯:*思考*

信使:老爷,下午茶好了!

恩希欧迪斯:嗯。要不还是先吃吧。

影魇:太好了(维多利亚语)。

恩希欧迪斯:!?……

影魇:怎么了吗?

恩希欧迪斯:不,没什么。



以下是作者的话:

        今天是2022年1月25日,将进酒版本更新的日子,9点45的时候,个人状态如下:

我:哦,真不错今天就有令姐姐抽了,好耶!

我:等等,好像我理智没清空!?

我:赶紧上号。

我:一局LS-5(经验本)代理大概是3分钟多一点,现在开可能刚刚够打4把。可能15分钟刚刚够用,不过万一开个小差……

我:等等,不对,我只要不让理智溢出就行了,10点官服维护到16点是6个钟头,也就是说60理智,基础一点来说,就是打两把就差不多够了。

我:保守估计我下午上线第一件事肯定不是去打,而是抽卡,况且我准备直接精二令,所以还要多打一把LS-5。

成功上号,然后打了三把LS-5.

准确来说,第一人称可能感觉自己很帅,但是第三人称:?个小傻瓜盯着个加载屏幕看什么?

笑死


第八章:启程

距离离开卡西米尔还有1天 卡西米尔边境 罗德岛移动基地

早上10点

影魇:好……我们到了。

白金:终于……

影魇:凯尔希!

凯尔希:!!!

凯尔希:合着你就这么回来的?

影魇:两个人出门,两个活着的人回来,阿嚏……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阿嚏。啊……老毛病了,阿嚏……请原谅我。

凯尔希:啊……当然,你先进来,记得消毒,然后去……

影魇:阿嚏!呃……

凯尔希:算了,你赶紧的吧。白金,你完成消毒后跟我来。

15分钟后…… 博士办公室

白金:加百列,你的衣服……

影魇:啊……感谢。

白金:嗯……方便说明一下吗?

影魇:说明什么?哦,你说之前在登陆舱那边的事?

白金:嗯,当然。

影魇:啊,那个,嗯,准确来说,我对佩罗族的干员、菲林族干员还有鲁珀组干员的毛发等物质过敏。

白金:啊?这……

影魇:对,所以莫妮卡当初没认出我。在维多利亚近卫学院的时候我一直戴着面罩什么的来着。

白金:那在莫妮克面前那会儿……

影魇:也许,她的染发剂能够抑制某些可能导致我过敏的成分?有意思,当然,可以的话麻烦在待做事项里帮我记一笔,下次再来的时候再说吧,我们接下去要去趟喀兰那边了。

白金:当然,我已经等不及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影魇:等芙蓉收拾完东西上舰,我们就走,不过说实话,恩希亚已经等不及了,哈哈哈。

白金:不过,好在这里的事确实足够可以告一段落了,至少短期内不会再有什么大的隐患了。

影魇:确实,可以安心休息一阵子了。给你放个假?

白金:可以吗?

影魇:当然开玩笑的,你才刚来,但是你接下去的任务是:

白金:任务是……?

影魇:在谢拉格外面一般戒备。

白金:听起来是个闲差。

影魇:确实是,如果不出紧急警报的话就相当于度度假什么的。

白金:终于不用担心加班导致的过劳()了。






以下是作者的话:

        从下一章开始就是《风雪过气》《风雪过境》之后的内容了,剧情上存在一定的跨度,建议没打活动的刀客塔可以补一补剧情。


番外:过夜

距离离开卡西米尔还有2天    卡西米尔外荒野

傍晚

影魇:这一天事可真多啊……

白金:啊,确实,天色都这么晚了呢。

影魇:那要不直接这里扎营?反正剩下的路明天也走得完。

白金:那也行,挺好的。

影魇:嗯……搭个简单点的厚一点的棚子吧。

白金:我手还伤着呢……

影魇:啊……好啦,好啦知道了,我搭俩棚子……

白金:嘛,你搭一个就行了,晚上比较冷,互相稍微捂一捂还能好点。

白金O.S.:这再呆的木头也能明白了吧?

影魇:嗯?

影魇:那行吧,那你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吃的,看到了记一下。


晚些……


影魇:欣特莱雅,你确定这完全没问题?

白金:不就是钳兽烧烤嘛,反正这种野生的基本上还好,这条河上游下游都没有源石矿或者别的传播源,挺安全的。

影魇:嘛,既然你这个当地人都这么说了,那咱开吃吧。

白金:啧,少了点佐料。

影魇:这原汁原味的不是挺好嘛。

        地上的柴火,和天上的点点星光,微弱地照耀着欣特莱雅的面庞。她的脸由于风尘稍稍地有点脏,又因为失血有点苍白,看着……又有一种难言的病态的美,也令人更是感到揪心。

影魇:啊,说到这个,你伤好了没。

白金:啊,对,我看看。

白金:*拿开药泥*

白金:啊……好厉害!伤口已经结起来了。

影魇:这个药泥别扔啊喂……

白金:……

影魇:*拿过药泥*

影魇:这个重新拾掇拾掇还能再用的呢。

白金:……

影魇:怎么了嘛……

白金:不想说话了,累了。

影魇:行吧,记得东西多盖一点。

白金:不行,还是冷……

影魇:知道啦,这就来帮你捂一会儿。

影魇:*在额头上亲了一下*

白金:*轻哼了一下,笑得很暖*

        最后,两人在这厚实的草木棚里依偎了一晚,寒风吹动着棚外跳动的火焰,但这火光,却从未熄灭……





以下是作者的话:

        这回终于来到了带点桃子的部分,各位这桃子吃得可开心?啊?什么,感觉这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啊,毕竟不想整也不能整H的部分,况且这种纯粹的清甜(指原味烤钳兽肉)不也挺好的嘛。嘛,从下下片开始就是《风雪过境》后的内容了,防止剧情跳得不知道去哪里,先指个路了。

第七章:隐去?(下)

距离离开卡西米尔还有2天 卡西米尔城外荒地

        此时的气氛十分微妙……

托兰:您这……我这全副武装,这赢了也不光彩,那要不我先让您两招?

影魇:这就大可不必了。

        说罢,影魇一脚蹬进沙土里,向上一踢,尘土遮挡起了视线,这场较量算是拉开了帷幕。这托兰也是丝毫不惧,稳住身形向后倒退一步,以防这沙土之幕后突发奇袭,当然这事实也正如托兰所料……这三两个照面下来,托兰是神清气定,影魇则是有些狼狈了,这气息已经稍有些乱了。影魇则是向后败走,托兰则是乘胜追击……

托兰:*挥舞两柄武器追击*

影魇:*就地一滚躲开攻击*

        这影魇再次起身,手里则是多了把兵器,这柄兵器甚是奇怪,着实少见,看样子和临光的剑枪倒是十分相似,不过倒是少了剑枪前方阔出来的剑刃。突然产生的变数和对于这种奇异兵器的未知和恐惧,使得托兰不得不放慢进攻的节奏,甚至停止进攻。

托兰O.S.:这下倒好,事情麻烦起来了,搞不好之前他踢开沙土是为了这把兵器,也就是说搞不好一开始我的突袭就在他的预料之内。

托兰:也许,玛嘉烈的剑枪……

影魇:不不不……完全不是,她是她,我是我……我和她最多只有互相练过……几场罢了。而且这也不是……剑枪。

托兰:那这是……?

影魇:骑枪的……变体吧?骑枪,可真是适合……这座城市。

        托兰示意继续,反倒是影魇,枪尖点地,稍稍喘着粗气,似乎进攻不了。见状,托兰倒是小心翼翼地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他挥舞起武器,说时迟那时快,影魇踢起枪尖,架开攻击的同时,枪尖的一进一退已经在托兰布满伤痕的脸上多加了一笔。等到托兰反应过来,用另一手横扫时,枪尖已然落地,这一点的借力,刚好能使影魇下腰躲过这一击,这一来二去,差距立马显现了出来。不等影魇借枪杆回弹的力发动下一轮的进攻,托兰便停下了动作。

托兰:但请手下留情。

影魇:*猛地稳住身形*

影魇:阁下可是……

托兰:当然,再打下去可是没有必要了。阁下可是炎国人?

影魇:*气喘吁吁并且点头*

托兰:炎国武学可真当是博大精深,在下服输,他日在下若得与阁下相见,定当向阁下求学。

影魇:承……让。

        稍稍定一定神,影魇似乎看到了什么向远处投枪了过去。正当托兰惊诧之时,只见枪尖破开飞来的箭支,奔向那稍远处的弓手。最后,那枪在弓手的面前停了下来,影影绰绰之间仿佛可以看见,一个半人半马,宛如神话传说中的喀戎一般的形体在挽弓搭箭,而这支箭,无疑正是影魇投出去的枪……

影魇:莫妮克……你还是太嫩了……

莫妮克:加百列教授,我竟然没在第一时间认出您,是学生的疏忽了。

影魇:客套话……就免了。

莫妮克:若是和教授交锋,我们两人绝非您的对手,可惜我被下了死命令,您可不会为难学生吧?

影魇:呵……我刁难你们还少吗?……罢了,这样吧,……莫妮克,你也知道和我做交易的规矩。

莫妮克:当然,如同和恶魔做的交易。那您最大限度可以提供什么?

影魇:她的衣服,她在你们那里的衣服,当然,根据你们的要求,那必然是带红的。

莫妮克:当然再好不过了,那您要的报酬是什么?

影魇:你明白的。

莫妮克:嗯……好吧,我明白了。行,就这样吧,成交。

        这“交易”使莫妮克害怕,她知道加百列的愤怒可不是她一个人能够摆平的,对于她来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若是可能的话,三位玄铁联手倒是可以把损失降低到最小,她也只能赌这一可能性。这交易的场面,自然不必多说,对于白金来说,倒是用条一拃长的口子换回了自己一条命,那自然是赚的。

稍后……

影魇:*手上捏着什么*

影魇:把手给我。

白金:嗯?

影魇:我说,把手给我。

白金:*把小臂伸出来,露出还向外快速渗血的伤痕*

影魇:*把手上那团绿色的软泥状物质贴在了伤口上*

白金:呜……噫。这什么,感觉,好奇怪?又温又凉的?

影魇:炎国的好东西。

白金:到底什么嘛,说说嘛。

影魇:千锤膏,一种对付伤口的药罢了。

白金:*开心地轻笑*

影魇:傻姑娘,笑什么呢?

白金:你都说好的东西,我能用上,那不是……?

影魇:你爱怎么理解怎么理解吧。

白金:没劲~怪不得大家都说加百列你是木头~

影魇:*稍稍叹口气摇摇头*

影魇:走吧,岛上的大家还在担心咱俩呢。








以下是作者的话:

        最近估计会更新的比较多,但是手头的事还比较多,大作业什么的比较多,然后过完年更起来就没那么勤了。嘛,反正催更或者适度矫正OOC什么的,欢迎留言。


第六章:隐去(上)

距离离开卡西米尔还有3天  卡西米尔  大骑士领  不知名的旅店

晚上6点

影魇:呼,饿着了。

白金:嗯?

影魇:对,我饿了,这可太逗了。参加宴会的人,甚至是被特别邀请参加宴会的人,什么都没吃,然后离开了宴会。

白金:那怎么办嘛。

影魇:刚叫了客房服务来着,总之,你躲起来,嗯。

*门铃声*

影魇:来了!

影魇:*示意白金躲起来*

影魇:*确认白金躲好后开门*

服务生:这是您点的食物,请慢用。

影魇:这个是退房的时候一起结的是吗?

服务生:是这样的。

影魇:好的,多谢。

影魇:*把门关上*

影魇:*确认脚步声走远了,并且用猫眼确认了一遍*

影魇:好了,开饭开饭。

白金:你都整了什么?色拉和肉排?

影魇:嗯哼。不喜欢吗?

白金:还好吧。

影魇:这还挺贵的其实。

白金:毕竟这就是卡西米尔啊。

影魇:*不可置否地抬了抬眉毛*

影魇:赶紧吃吧,晚上还得轮流守夜呢。

白金:嗯。


三小时后……

影魇:欣特莱雅,你先睡吧,我先撑会儿。

白金:那行。


    然而时间过的飞快,白金再一次睁眼已经是早上了。

白金:唔,我醒了,这几点啊,……是不是该换班了……?

影魇:我看看。哦。

白金:怎么了……?

影魇:6点了。

白金:这,不不不,你通宵了?

影魇:啊,正常啦,总比做个噩梦,比挖了一晚上矿还累好吧。

白金:下次可不许你这样。

影魇:行啦,安啦,我们收拾收拾,该准备离开这座城了。


    在完成一切的手续后,两人离开了旅店,出了卡西米尔,向移动基地走去。(由于无胄盟半夜甚至来查了一次,前台帮着给搪塞了过去,等等,这一晚上的住宿费让影魇相当肉疼)


距离离开卡西米尔还有2天  卡西米尔  大骑士领城外

白金:所以说,我们为什么不坐车回去。

影魇:坐车的话那不是相当于告诉人家我们是谁嘛,一大早,那么急,还往城外跑。

白金:那也总比现在累着强啊。

影魇:也不急,反正过会儿就都好了。

白金:你叫了别的干员来接你?

影魇:不不不,我指的是断绝他们来追你的念想。

白金:什么?

影魇:我没估计错的话,他们还是会在附近留一些人,准备抓我们的。我,没猜错吧?托兰先生。

托兰:确实。

影魇:我猜猜报酬是什么?

托兰:其实不用猜,我本身也没想一定要把你们带回去。

影魇:啊,对了,上次还看到无胄盟以你的名义发了请求来着,估计是人情什么的原因吧?

托兰:哈哈,还真被你说中了。

影魇:那行吧,那要不这样,咱切磋切磋,我正好活动一下。直接拜托阁下打道回府也不太现实不是?

托兰:您可是准备赤手空拳和我来来?


第五章:赴宴(下)

距离离开卡西米尔还有3天 卡西米尔  大骑士领  宴会酒店

晚上5点30

此时,夜幕将至……

服务生:今天可真是走了大运,任务这么简单。

服务生:*用洗手台的水洗脸*

服务生:接下去只要等一切结束就好了吧?

青年男性声音:很快一切就会结束的,放心吧。

服务生:*惊恐*

        服务生还没来得及问出“谁”,他的脖颈已经被双臂锁住,很快,就晕了过去。

青年男性声音:哼……你,确实没什么大用,但是你的衣服很有用借我一下?反正你也回答不了。

        毫无疑问,这仅仅穿着衬衫的人真的是如假包换的博士,加百列本人。

影魇:这种事情,真的对呼吸的负担好大,但愿没有下次吧。

影魇:*向那个房门敲门,敲三下,停了停,又敲了敲*

莫妮克:进来。

影魇:莫妮克阁下。

莫妮克:嗯?什么事?

影魇:事情出了点问题,罗伊阁下让我来转移白金大位。

莫妮克:嗯?什么问题?

影魇:有人假装我们的人尝试来劫走白金大位。

影魇:罗伊阁下认为您暂时负责稳定住这里的状况,您假装白金大位仍然在您这里,等到一切结束您再离开更好些。

莫妮克:行吧,他的鬼点子一直管用。

影魇:走吧,白金大位。

白金:*特别焦躁不安*

        房门关上,两人开始走向酒店后门。

影魇:嘛,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抱歉我来晚了。(放弃了原来假装老成的语音)

白金:*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

影魇:过会儿你去之前的服装店把早些买的衣服换上吧。我也换套衣服。

        此时,会客室内……

成熟的男性声音:你不是“博士”,你是谁!?

“博士”:那您觉得我是谁?

成熟的男性声音:我不在乎你是谁,只要你不是博士!*声音开始逐渐变的歇斯底里*

“博士”:但……

        话音未落,一拳被招呼到了“博士”的身上。

“博士”O.S.:就当是挨打换了份工作吧。

 成熟的成年男性:所有人!找到那个叛徒!所有人!都去找!不管是商业联合的,还是罗德岛的,但凡是帮着逃跑或者什么的,都给我带回来!不论死活!

        十分钟左右过后……

无胄盟成员:报告,我们在后门找到了我们的伪装服。

成熟的成年男性:啊,逃走了,

无胄盟成员:报告,莫妮克阁下袭击了我们。

成熟的成年男性:什么?短时间里面两个重要的成员叛变!我亲自去找她。

        整座城市逐渐陷入黑夜……

        一处简陋的旅店

旅店前台:两位客人是……

影魇:来住店的。

旅店前台:想必老爷是,维多利亚来的?

影魇:嗯,是的,来旅游的。

旅店前台:阁下,明明可以去更好的酒店……

影魇:呵呵,是这样的。你们卡西米尔人是真会做生意。上一家酒店,住进去还没几十分钟,都有人打来电话说是寻找投资合伙人。这谁顶得住啊。

旅店前台:哈哈,是这样的。怪不得您还带着护卫,怕是怕被人盯上吧。

影魇:可不是嘛。

旅店前台:那您要什么房间?

影魇:双人床的,最好的房间,如果你们照顾的周全,小费什么的都好说。

旅店前台:好嘞,305房,600龙门币一晚,含早餐,可以吗?

影魇:可以,多谢。还有件事,之前我有个在卡西米尔的投资合伙人,在这里得罪过那么一两个人。

旅店前台:明白,您根本没来过这里。

影魇:明白就好。


第四章:赴宴(中)

距离离开卡西米尔还有3天    卡西米尔   大骑士领

晚上五点

影魇:*在大酒店门口停了一下*

白金:怎么,比起我,你先慌了?

影魇:*苦笑*怎么可能不慌呢,完好的准备无非只是提高成功的概率罢了。

影魇:*稍稍叹了口气*该做的事情总得去做,我们走吧。

白金:*跟上了脚步*

前台服务生:啊,您好先生?

影魇:啊,你好,是……?

前台服务生:您是那位“博士”是吧?晚会的主会场是这边。

影魇:啊,有劳你引路了。

        两人跟着服务生来到了晚会会场,此时的晚会还没有开始,两人便模仿着别的宾客。

不知名的男性:请问女士,您可有时间与我共舞一曲吗?

白金:啊,抱歉,我已经有我的舞伴了。

不知名的男性:啊,那但愿今晚您能尽兴。

白金:多谢你的好意。

影魇:老同事吗?(小声)

白金:据我所知,不是,但不能完全排除。(小声)

影魇:也是啊。(小声)

        就在这时,白金看到了些什么。

白金:左前十点方向那个服务生。(小声)

影魇:这回是老同事了?(小声)

白金:*不着痕迹点头*

???:晚上好啊,小白金。

        循声望去,那身影让即使再开了热空调的房间的白金都能感受到脊背发凉。

白金:啊,罗伊先生。

罗伊:今天是个特殊的夜晚,希望你能玩的开心。

白金:啊……啊,好的。

罗伊:您就是那个博士吧?

影魇:*点了点头*

罗伊:啊,好的,方便借一步说话吗?

影魇:*做了“请”的手势*

罗伊:啊,哈哈……,耽搁您两分钟,这边请。

影魇:*向后比了个手势,表示无需担心*


三层一处类似于会客室的房间

罗伊:劳烦请您稍等片刻。

影魇:*点头*

影魇:*向窗外看去*

        看着罗伊的离开,影魇也着手做起了自己的事情,他如同一辆豪华的跑车一般,搬弄烛台,推开壁炉……

罗伊:应该就是这里了。(远处)

成熟的男性声音:好的。

*门打开的声音*

成熟的兜帽男性:您就是博士吧?如此独特的装束。

“博士”:谢谢夸奖。

而另外一边少早些……

一名“服务生”:白金大位,劳烦走一趟吧?

白金:*叹气,摊手*

白金:带路吧。

服务生:*走了起来*

白金:*走了一段向后看了一眼*

服务生:后面有什么呢?

服务生:*朝后看了一眼*

服务生:这不是明明什么都没有嘛,走吧。

        两人走到了一处客房,服务生敲了三下门等了一等,又敲了敲。

服务生:莫妮克阁下。

莫妮克:进来吧。

莫妮克:*轻笑*退下吧。

莫妮克:欣特莱雅,你永远逃不出卡西米尔的。


第三章:赴宴(上)

距离离开卡西米尔还有3天   卡西米尔   大骑士领

上午11点

影魇:离晚会开始还有好一会儿呢,介意陪我四处逛逛吗?欣特莱雅。

白金:我是无所谓啦。

影魇:哦!?那里的服装店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诶,我们看看去。

白金:*叹气*行吧。

影魇:还在担心晚上的事嘛?

白金:要被抓走,可能会出事的可是我诶!?

影魇:安啦,你昨天晚上不是还把那边场地的平面图给翻出来过嘛。反正肯定会没事的啦。

白金:*还是有点放不下心*

影魇:诶,欣特莱雅,你看看,这套衣服。

白金:*抬头*

白金:唔?你喜欢这种的?

影魇:啊,是挺喜欢的。我记得之前给恩希欧迪斯买过一件相似的来着,这种款式的衣服是很久之前维多利亚很流行的那种。尤其是这个帽子,绝了。和高卢那边的圆边帽不一样,维多利亚的贵族以前可能决斗,圆边帽又会阻碍正常的攻击动作,所以就把边给朝上缝了上去,变成了这种三角帽。……

白金:*看着博士讲着这些服装的演变,有点出了神*

影魇:啊,老板,这套衣服多少钱啊?

服装店老板:两万龙门币。

影魇:啊,好的,我再看看有什么别的要的,过会一块帮我包一下吧。

服装店老板:啊,好的完全没有问题。

        之后,影魇又看了几套衣服,打趣似的再给白金买了一套商品骑士的角色扮演服装,不得不说,这一套的服装连温水冲洗可卸的水贴条形码都包含在里面,甚至这套服装可以暂时寄存在服装店。不过也真是足以感叹,在这座城市里,兴许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影魇:啊,这里就是晚上举办宴会的酒店了吧。

白金:*神情严肃了起来*是的,就是这里。

影魇:嗯,你陪我到这里就可以了,你先回办事处歇息,顺便帮着芙蓉熟悉一下这里的民俗什么的,唠唠嗑解解闷什么的都可以。

白金:嗯,行,加百列,你当心着些。

影魇:*朝着大酒店晃去*

        对于影魇来说,怎么从卡西米尔回到移动基地,已经完全安排妥当了,但是怎么从这座的“大监狱”里出来,还需要再盘算盘算。正当他思考之时,他看到了机会。

影魇:*快步走向酒店后门*

影魇:这位先生,您看起来日子不太好过啊。

衣衫褴褛的拾荒者:是这样的,老爷,在这里,没钱可是和呗抛弃的感染者差不了多少。甚至感染者都能得救,但是我缺不行。老爷,您要是肯行行好……

影魇:这自然是好说。不过话说回来,你,厌恶感染者吗?

衣衫褴褛的拾荒者:我连羡慕都还来不及,哪里谈得上厌恶呢?

影魇:那好,这个样子,我这会儿手头还有2000多龙门币,先都给你了,但是你得帮我做件事。

衣衫褴褛的拾荒者:谢谢老爷,谢谢老爷,我什么都愿意做。

影魇:那这个样子,(此处省略密谋的计划),如此这般就好。

影魇:*掏出记事本写了几行字*

影魇:我看你也肯做事,这样,事情完成的好,事情完成的够卖力,你拿着这张字条,到罗德岛办事处,你可以有一份工作。

衣衫褴褛的拾荒者:嗯嗯,谢谢老爷,我一定好好努力。

影魇:行了,这2000多龙门币,你先去吃个饱饭,然后做完事,还有余下的打理打理自己,别吓着人家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了。

衣衫褴褛的拾荒者:*点头鞠躬并转身离开*

影魇 O.S.:姑且就当是做了件善事,万一人家直接走人的话,我还是要个备用计划……

        影魇又在那里徘徊了一会儿,捣鼓了一下,边离开了这里,静等夜幕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