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核影魇

本身是个新人COC模组作者,准备开发自己的桌游来着。什么,我在这里写方舟同人不务正业?那确实,经典多线程了。

第十章:雨雪不止

距离恩雅发表大演说过去1天

下午3点  谢拉格 恩希欧迪斯的办公室

        此时,气氛变得微妙了起来……

恩希欧迪斯:嗯,……这么说吧,您和我一个认识的人很像。

影魇:此话怎讲?

恩希欧迪斯:他是我在维多利亚认识的一个人。

恩希欧迪斯:他……是个相当有胆识的聪明人。

影魇:哦?有意思。

恩希欧迪斯:不过后来因为,某些原因,他不得不离开维多利亚。

恩希欧迪斯:我说的不错吧?加百列教授?

影魇:嗯?莫非您把我认成他了是吗?

恩希欧迪斯:啊,如果认错的话还是多有冒犯。

影魇:无妨。

恩希欧迪斯:啊,对了,如果下午茶再不吃可要凉了。

影魇:啊……抱歉,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嗯……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能带着这杯茶走吗?

恩希欧迪斯:当然不介意,请便。

影魇:那在下可就先告辞了。

恩希欧迪斯:慢走,不送。

*片刻过后*

恩希欧迪斯:哈哈哈……魏斯,有空吗?

信使:请吩咐。

恩希欧迪斯:没什么,不如一起来吃些饼干?

信使:嗯……?心情这么好吗?

恩希欧迪斯:当然,搞不好那可能真的是他。

信使:您是说?那位博士真的是……?

恩希欧迪斯:哈哈哈,那如果是他,那可真的是,只有我去成为他盟友了,不过,他值这个价。

信使:嗯,不过从我得到的消息来看,这位“博士”可是失忆了。

恩希欧迪斯:只要他还是他,那就无所谓。

信使:嘛,反正我回去之后要尽量调查清楚?

恩希欧迪斯:嗯。不过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这么在意他?

信使:我不该问的,自然不会问。

恩希欧迪斯:嗯,不错,但是我今天心情好,晚些跟你讲讲这些事倒也无妨。

信使:您愿意说,我听便是。

        时间过去了一会儿,影魇也和众干员会和,随后和一众人回到了移动基地,……

信使:啊,对了,博士,老爷他今晚还找我有些事。

影魇:那成,你先去忙吧,反正你的行动记录也录完了。

信使:好嘞,那我去了。

影魇:啊,对了,还有件事。

信使:*稍稍有些吃惊*

影魇:记得别熬夜,这样对身体不太好。

信使:谢博士关心了。

影魇:*点头,和信使作别*

        信使回到了干员宿舍,博士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信使:*打开通讯器*

信使:抱歉,老爷,我必须要去做行动记录。

恩希欧迪斯:无妨。


与此同时……


影魇:这一天,好累呀……

白金:怎么了?

影魇:被问到过去了……

白金:你不是失忆了吗?

影魇:准确来说,部分失忆。

白金:那你也可以搪塞过去啊?

影魇:不不不,主要不在于我,而是在于别人,别人记得我做了什么。而这可能会让麻烦来找上我。

白金:那,介意我知道吗?

影魇:这倒不介意。怎么想让我给你说说?

白金:就当是听听睡前故事了?


两边不约而同地讲起了同一个故事……

影魇:那是一个维多利亚阴天的下午,大概是有人买凶吧,我在外出采集数据,被人射了一箭,当时我就意识到了这是一支由活性源石制成的箭支,他我没有耽搁任何时间,立刻把这支箭拔了出来。大概是有人故意想弄我还留了一张照片,并且公布在了学校里。然后嘛,我就主动辞职了,后来发现如此短暂的接触还不至于造成感染,即使这种主动的离职反而可能直接让他(我)坐实感染者的身份。

信使&白金:那后来呢?

恩希欧迪斯&影魇:后来?后来就是很常规的复仇故事。

恩希欧迪斯:他虽然离校了,但是敬爱他的学生还是不断地写信要求校方回聘他。最后,他回到了学校。

影魇:不过在此之前,我已经搞明白是哪几个家伙下的黑手了。而巧的是这些人表示欢迎我回来,但是必须经过他们核验能力。不过嘛,是个人都知道他们无非就是想把我除掉罢了。

恩希欧迪斯:所以他也就将计就计,这个可敬的炎国人撑下了整场车轮战,把那些丑恶的嘴脸打得鼻青脸肿。那些家伙几乎没几个活下来,而根据维多利亚的律法,那些家伙下了死手,那加百列教授的行为就属于正当防卫了。

影魇:不过考虑到那些家伙背后估计还有别的人撑腰,我也就溜了。

白金:那您不是以战术著称的吗?

影魇:哈哈哈,准确来说,只要保证强度够,每一次都完全胜利的战无不胜也是一种合理的战术。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作者的话:

这会儿已经玩到将进酒了,谢谢RUA牛,岁相不用进被窝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