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核影魇

本身是个新人COC模组作者,准备开发自己的桌游来着。什么,我在这里写方舟同人不务正业?那确实,经典多线程了。

一:远古预言(中)

    转眼间,一行人来到了公证所的一处房间,房间似乎相对豪华,也许之前和长辈相处,王智光的压力比较大,没有关心周围的环境。此时他细细回想起来,这里的房子看起来似乎都是那种看起来上了年纪的古典的中式建筑,然而内部的装修多少有些现代的味道。虽说还是古典的木桌木椅木茶坛,不过这水龙头倒是明显的西式的设计。此时他所在的房间看得出是用来迎宾之类的,但是房间这墙体、地板和天花板倒是看起来严实的很,显然它似乎还有些特别的用处。

    “所以说,这是要干什么?”男青年向带路的工作人员提问说。

    “单纯的登记信息。难道是您对这边的世界没有丝毫的了解嘛?”

    “嗯,是这样的,我只是被家人带来。这里具体的情况他可是只字未提。”

    “哈哈,这确实像杏林先生的作风。这么说吧,这边的世界,是一个异类世界,大概也许是神话时代吧,和你原来那边分离并独立出来的世界。也许你需要一点时间适应。”

    “那如果我要回去……”

    “这个您放心,随时可以,除非有特殊情况。”

    “这个特殊情况是指?”

    “嗯……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您要是碰上,根据官方的说法,那可是天大的好事。”

    “听起来总觉得不像什么好事……”

    “啊……您要等的人来了。”接待人员看向门口一位约莫80多岁的老人并向他行礼,“祭司先生。”老者的服饰十分繁复,不过被称作“祭司先生”,估计穿的如此隆重也只是那边的制服罢了。不过对于智光来说,一切过于复杂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件讨好的事。

    智光初见这位老者,不知该怎样,倒是站起身看向这位老者。

    “哦,是位年轻的……小伙子吧?”

    “是的,祭祀先生。”

    “哈哈,你就不用这么叫老朽了,老朽……不过也就是个半身入土的人罢了。”

    “您莫要这样说。”接待人员临出门回头说,“祭司会可不能没有您。”

    “哈哈,这姑娘从小就这样。嘴甜。”老者似乎是想起了从前。

    智光只得附和着笑了笑,“所以您来是……”

    “啊,差点忘了正事,瞧瞧我这记性……”说罢,老者掏出两支空白的竹简。“是这样的,你把名字写在其中一支上,另一支上会出现卜辞,我们只是希望找一个人罢了,一个特别的人。所以登记身份这事倒是交给了我们。不过放心,如果你不是我们要找的人,那很快身份证件办妥了,你就可以回去了。”

    “但愿没我啥事吧。”

    “年轻人,你可别这么说,如果我们要找的人是你,那至少我们祭司会,可不会亏待你,这可是件大好事。”

    好事不好事的,主要还是看人怎么定义,不是吗?智光这般想到。但是他表面到没什么表现,“这……说来惭愧,您估计也知道,我是从另一边的世界过来的,这毛笔字可不常写。这字可不会有多好看。”

    “这个无妨。”

    于是,智光提笔便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说来也怪,另一片竹简倒是应声如同花朵一般开裂,裂缝隐约显示出鸟类羽毛状的图案,若是细细一看,则和猫头鹰的有几分神似。

    “阁下可真当是‘妙笔生花’啊,哈哈哈哈。”

    “老人家,您这……”

    “年轻人,你这可是中了头奖啊……随我来趟祭司会吧。”

    这个突如其来的事情可是让王智光摸不着头脑,他当下只知道自己似乎摊上了更大的事……

    几小时后……

    昏黄的阳光已经迫近地平线,把那远处的云照的炽烈红火。而这金黄色的阳光铺在祭司会内的木制地板上,倒是泛着金黄的颜色……

    “大祭司……大祭司……!喜事,喜事啊!”之前那位上了年纪的老先生朝着屋内帘子深处卯足了力气,只是想喊,这也喊不出多大的声音.

    “哦?何等的喜事?”帘子里传出了成年女性的声音。

    “这片大地,……有救了。”

    霎时,帘子内毫无声响,片刻过后,才有脚步声走来。

    “所以说,这位就是……”随着帘子掀开,走出一位穿着非常庄重的女性,似乎这是这里的制服,而且这服装比老者的似乎更隆重些。

    “诚然,您看看这个。”老者双手呈上之前那片竹简。“这便是证据,这小伙子的父亲在这时才带他归来。”

    “等等,那个卜辞上说的是‘于破晓归巢’,这恐怕不妥吧?”

    “不不不,您在仔细瞧瞧,拥有这种羽毛的鸟类,可只有鸮,鸮飞来无声也正是因为这种羽毛的构造。”

    “也是,待我今夜观天象再看罢。”

    老者转向智光说:“要不这样,这里也有客房,你在此住一宿,待明日一切明晓再说,可否?”

    智光点了点头,不过,想必他也没什么选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