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核影魇

本身是个新人COC模组作者,准备开发自己的桌游来着。什么,我在这里写方舟同人不务正业?那确实,经典多线程了。

二:远古预言(下)

    远处的天边开始逐渐变亮……客房里的烛光逐渐显得不再那么明亮。客房的门响起了敲门声。

    “智光小兄弟,可还醒着?”门外响起了老者熟悉的声音。

    “老人家,可否待我洗漱一番。”智光倒也是回复的勤快,不过这一晚毕竟寄人篱下,这一夜倒是很难让他放下戒心,别提睡觉,这一夜他可是连床榻都不敢碰。

    “好啊……好啊……也合乎礼数。老朽就等上一等罢。”

    片刻之后,这位老人便把年轻人带到了这祭祀会的正中,这里倒是处庭院,雪白的沙子中搭着一座大帐篷,帐篷里倒不见祭坛等,倒是整座帐篷像一座神龛。似乎感到是智光来了,其中发出了咕咕声,似乎应当是一种鸟鸣。

    “我们的救主看来是醒了?”从另一侧的入口走来先前的那名大祭司,她向智光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到那帐篷去。

    智光稍稍迟疑,他最终还是踏着青石板过去。他来到了帐篷前,其中探出了一双水润的大眼睛,那是一只雕鸮,当然,它似乎是刚能飞的样子,不过它头上那装饰一般的羽毛倒也有几分像年轻人少见的稍稍有些上翘的眉毛。

    智光伸出手,想摸摸它,它倒是亲昵地轻咬了下智光的手掌。

    看到这番景象,大祭司确认了这人确实是预言中所言之人,她随即安排各项仪式等,准备昭告此事……

    “阁下可真是好运气啊。”那老人向智光道喜,“接下来,请随我办理完一些相关的手续吧。”

    “也是,毕竟感觉上应该挺大的个事。”

    “对了,那只雕鸮也请劳烦一起带过来。”

    “哦,好的……老先生。”智光看了看那只雕鸮,它歪了下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扑腾了下翅膀便落在了智光的肩上,它看了看智光,又开始看向四周。“还真是万物有灵啊。”

    “是啊……咱也别耽搁太久了,请阁下随我来吧。”老先生带起了路。

    随后,跟着老先生,智光才逐渐了解到这个世界的不同:相传在最初的时候,也许在刚有部落之时,曾经有过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是大地上的大巫们之间的大战,巨人族的一位大巫为了使那些相对弱小的人免受战乱的侵害,他将世界分为了两份,并且献祭自己的身躯,填补了另一个世界的草木鱼虫、日月星辰等世间万物。至于有关“盘古”的传说是否说的是这位伟人,那不得而知了。但是,两个世界之间仍然留有通道,让另一边安分的人们把不配享有和平之人放逐至此。不过讽刺的是后来这里的大地上,几位大巫想通了,通过协商,把整片大陆分成了几大块管辖区域,分别归属:东方人类、西方人类、北方人类、山林巨人、燃炎灵族、潮汐灵族、月生灵族和论外的不死一族统管。这里人类可以使用一定的“神力”,而据传这力量来源于月球。“神力”可以由施法者使用形成法术来完成施法者的目的。此外,人们都会有和自身相配的生物,人们可以不使用“神力”也能使用相应特殊的通灵技能。

    “啊,对了,考虑到阁下是从另一边世界来的,我们为您安排了个向导,并且不介意的话,”老者停了一停,“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是您的妻子。”说完,老者推开门,房间内是一位少女,虽说不上有何种倾世美貌,但也是清秀可爱。

    “……”智光犹豫了,也许一个正常人不可能犹豫并且一口答应,但是智光犹豫了。

    “阁下可还有何种顾虑,方便的话可否告知老朽?”老者察觉了一些智光的犹豫……












以下是作者的话:

    这里整个大的背景差不多讲明白了,但是吧,男主本身的血统故事后面也会说,男主的父亲其实虽然到这里看起来挺屑的,但是后面也是有一定戏份的。总之故事才刚刚开头,具体推剧情的时候还没到。不过嘛,熬过这些铺垫的估计也没啥爽文看,准确来说按照男主的状况估计没啥被欺负的点,所以相应的也没啥特别爽的点(笑哭)。毕竟整一个就是我讲述我梦境里特别有意思的故事,主要还是剧情和那个世界的世间冷暖吧。

一:远古预言(中)

    转眼间,一行人来到了公证所的一处房间,房间似乎相对豪华,也许之前和长辈相处,王智光的压力比较大,没有关心周围的环境。此时他细细回想起来,这里的房子看起来似乎都是那种看起来上了年纪的古典的中式建筑,然而内部的装修多少有些现代的味道。虽说还是古典的木桌木椅木茶坛,不过这水龙头倒是明显的西式的设计。此时他所在的房间看得出是用来迎宾之类的,但是房间这墙体、地板和天花板倒是看起来严实的很,显然它似乎还有些特别的用处。

    “所以说,这是要干什么?”男青年向带路的工作人员提问说。

    “单纯的登记信息。难道是您对这边的世界没有丝毫的了解嘛?”

    “嗯,是这样的,我只是被家人带来。这里具体的情况他可是只字未提。”

    “哈哈,这确实像杏林先生的作风。这么说吧,这边的世界,是一个异类世界,大概也许是神话时代吧,和你原来那边分离并独立出来的世界。也许你需要一点时间适应。”

    “那如果我要回去……”

    “这个您放心,随时可以,除非有特殊情况。”

    “这个特殊情况是指?”

    “嗯……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您要是碰上,根据官方的说法,那可是天大的好事。”

    “听起来总觉得不像什么好事……”

    “啊……您要等的人来了。”接待人员看向门口一位约莫80多岁的老人并向他行礼,“祭司先生。”老者的服饰十分繁复,不过被称作“祭司先生”,估计穿的如此隆重也只是那边的制服罢了。不过对于智光来说,一切过于复杂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件讨好的事。

    智光初见这位老者,不知该怎样,倒是站起身看向这位老者。

    “哦,是位年轻的……小伙子吧?”

    “是的,祭祀先生。”

    “哈哈,你就不用这么叫老朽了,老朽……不过也就是个半身入土的人罢了。”

    “您莫要这样说。”接待人员临出门回头说,“祭司会可不能没有您。”

    “哈哈,这姑娘从小就这样。嘴甜。”老者似乎是想起了从前。

    智光只得附和着笑了笑,“所以您来是……”

    “啊,差点忘了正事,瞧瞧我这记性……”说罢,老者掏出两支空白的竹简。“是这样的,你把名字写在其中一支上,另一支上会出现卜辞,我们只是希望找一个人罢了,一个特别的人。所以登记身份这事倒是交给了我们。不过放心,如果你不是我们要找的人,那很快身份证件办妥了,你就可以回去了。”

    “但愿没我啥事吧。”

    “年轻人,你可别这么说,如果我们要找的人是你,那至少我们祭司会,可不会亏待你,这可是件大好事。”

    好事不好事的,主要还是看人怎么定义,不是吗?智光这般想到。但是他表面到没什么表现,“这……说来惭愧,您估计也知道,我是从另一边的世界过来的,这毛笔字可不常写。这字可不会有多好看。”

    “这个无妨。”

    于是,智光提笔便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说来也怪,另一片竹简倒是应声如同花朵一般开裂,裂缝隐约显示出鸟类羽毛状的图案,若是细细一看,则和猫头鹰的有几分神似。

    “阁下可真当是‘妙笔生花’啊,哈哈哈哈。”

    “老人家,您这……”

    “年轻人,你这可是中了头奖啊……随我来趟祭司会吧。”

    这个突如其来的事情可是让王智光摸不着头脑,他当下只知道自己似乎摊上了更大的事……

    几小时后……

    昏黄的阳光已经迫近地平线,把那远处的云照的炽烈红火。而这金黄色的阳光铺在祭司会内的木制地板上,倒是泛着金黄的颜色……

    “大祭司……大祭司……!喜事,喜事啊!”之前那位上了年纪的老先生朝着屋内帘子深处卯足了力气,只是想喊,这也喊不出多大的声音.

    “哦?何等的喜事?”帘子里传出了成年女性的声音。

    “这片大地,……有救了。”

    霎时,帘子内毫无声响,片刻过后,才有脚步声走来。

    “所以说,这位就是……”随着帘子掀开,走出一位穿着非常庄重的女性,似乎这是这里的制服,而且这服装比老者的似乎更隆重些。

    “诚然,您看看这个。”老者双手呈上之前那片竹简。“这便是证据,这小伙子的父亲在这时才带他归来。”

    “等等,那个卜辞上说的是‘于破晓归巢’,这恐怕不妥吧?”

    “不不不,您在仔细瞧瞧,拥有这种羽毛的鸟类,可只有鸮,鸮飞来无声也正是因为这种羽毛的构造。”

    “也是,待我今夜观天象再看罢。”

    老者转向智光说:“要不这样,这里也有客房,你在此住一宿,待明日一切明晓再说,可否?”

    智光点了点头,不过,想必他也没什么选择……


    

零:远古预言(上)

    “大祭司?”

    “不,我不明白。”被称为大祭司的女性双手托着一枚羽毛,一枚猫头鹰的羽毛。

   “这……那,公布的预言……”

     “于破晓归巢之羽,将扶危墙之将倾。就这样传达下去吧。”

    “领命。”

    ……

    多年之后

    ……

    “你没唬我吧?另一个世界,逗小孩玩呢?”一名男青年向他的父亲提问。

    “我骗你干什么,我啥时候骗过你了。”那位父亲回复说。

    “你讲话总归是半真半假的,不过假的比较多。”

    “喂!麻烦给我留点面子好嘛?”

     两人在一处打趣地说着。

    “好在这里是动漫展,你让我穿这么奇怪倒是没人说。”男青年摆弄起自己的燕尾服和三角礼帽以及配套的黑色偏休闲风的礼裤。

    “过会儿见着人家可得有点礼貌。”

    “我一般情况下可是不差这些的。”

    “就怕你在家没大没小惯了。”

    “啊,伯伯好。”

    一名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哦,大哥。”那位父亲也向这个人打着招呼。

    “哦!?智光,你小伙子挺精神的嘛,衣服还穿着合身?”

    “托伯伯的福,挺舒服的,不亏是伯母的手艺。”

    “哈哈,你喜欢就好,杏林啊,吓我一跳 ,我还以为你准备回家呢。”那中年男人朝“父亲”说到。

    “怎么可能嘛,爸妈都走了,我搁那儿就跟你有关系,那里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的。我无非带小家伙见见世面罢了,他妈虽然不是很希望,不过也同意了就是。”

    “那行吧,我们走。”

    说着,三人走进了一部工作人员的电梯。那位“伯伯”打开了电梯的面板,按下了其中最下方的按钮。电梯内壁的镜子映着男青年的脸,似乎是过度劳累留下的黑眼圈似乎被银边的圆框眼镜圈住并额外标记了出来,显得格外明显。

    “四年没见,我很好奇,小伙子你怎么吧辫子留起来的?”

    “大学的专业呗,您也知道,我的专业可是动不动就要熬夜的,要是不留长头发,斑秃可是很容易被发现的。”

    “这倒也是。要到那里了,准备一下。”

    “地下车库嘛?”男青年表示疑惑。

    那位“伯父”向父亲递了个眼神,而“父亲”摇了摇头。

    “真是坏心眼呢。”那位“伯父”摇了摇头。

    男青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喂!老爹!你又整我是吧!?摄像头在哪里?老实交……”

    男青年还没说完,电梯发生了明显的震动。

    “故意整的电梯事故吧!?”

    “不是哦。单纯的正常现象。”

    时间在过了些,电梯门再一次打开,男青年背靠电梯墙躲在后面,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更为奇怪的世界:四周高楼大厦耸立,但是建筑的材质和老式的小区相似,甚至更多的是外墙的脚手架仍然在那里,人们坐着各种奇怪的载具在楼间的空隙来来往往,甚至有人坐着会飞的轮椅在其间移动。这离谱的情况使男青年丝毫不敢跨出电梯一部。

    “赶紧走啦,别婆婆妈妈的啦。”

    “哦,哦……”男青年还是慢慢地挪出了电梯。

    “怎么说,先去公证所还是……”

    “公证所吧。”

    一行人前往了一座大楼。

    “哦,杏林医生是要回来了吗?”前台向那位“父亲”提问。

    “不是,主要是财产问题,我是不会回来的,主要是要把我在这里的东西交接给我的混球小子,然后彻底跟这里断绝关系罢了。”

    “好的呢,麻烦您等一下。”前台的业务员操作起了一块水晶屏幕,“三号窗口。”

    “好的,多谢。”

    ……

    几十分钟后……

    “好的,王智光先生,这里现在是您名下的房产了。”公证所的人向男青年说,“还有,在您能够入住之前还需要完成登记注册的手续,还请您跟我来。”

    智光点了点头,回头一看,却不见父亲的人影,马上就意识到,自己,似乎又被父亲坑了。











接下去是作者的话:

    emmmmm,这个单纯是自己突然想写就写的,估计不会弃坑。然后方舟的同人鸽了很久很久,一方面是大作业,第二个是确确实实没什么人看,没什么特别的动力什么的,估计还要再等会儿日子,还要再多鸽几( )(随便填啥时间单位吧)。不过嘛,我就一写跑团模组的,鸽小说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嘛(